您的位置:主页 > 移动互联 > > 正文

乐视易改名难改运:缺钱等尴尬局面难改变

信息来源:科技资讯 文章作者:科学技术网 发布日期: 2018-04-25 阅读次数:

“十一”假期,“头条大王”贾跃亭依然没有消停的意思。

10月1日,乐视控股发布声明,称美国西海岸时间9月29日上午,洛杉矶高等法院已根据公司股东贾跃亭的申请,向顾颖琼发出临时禁令,对其通过微信账户不断发布虚假甚至伪造信息对申请人进行造谣、诽谤和攻击,严重侵害申请人及其家人名誉,以及跟踪调查等骚扰行为进行限制,禁令即时生效。

顾颖琼随即公开了收到的法院传票内容,称,临时限制令的关键之处在于法院只批准了部分贾跃亭要求,而以新闻言论自由拒绝了贾跃亭部分要求。并称,“我是不会被禁言的”。

顾颖琼说,“不怕贾跃亭起诉,将和他在美国法庭交战。”他同时称,“我发誓,你(指贾跃亭)一回到北京,我就删除我所有关于你的文章,登报道歉!”

一直处于守势的贾跃亭刚刚发起反攻,即被顾颖琼一记重拳打得晕头转向。不得不承认,顾颖琼这招很高!等于再次将贾跃亭逼到死角:“你敢回北京吗?你敢回北京我就认输。”

贾跃亭当然不敢回北京。这是贾跃亭最大的软肋,他比谁都清楚回北京意味着什么:此生再也没有可能跨入美国大门,其魂牵梦绕的汽车梦亦将随之烟消云散。

表面上看是顾颖琼把贾跃亭逼到死角,其实是贾跃亭自己把自己一步步逼到死角。至今为止,贾跃亭依旧无法令人解释其种种行为的确不是“庞氏骗局”,而一拖再拖的债务则将“失信者”、“骗子”的标签牢牢地贴在自己脸上。

我一直认为,事业失败不是最大的失败,失信才是最大的失败。

1

一个跃亭,两个乐视?

9月27日,停牌已久的乐视网发布公告,公司更名为新乐视信息技术(北京)股份有限公司 ,证券简称变更为“新乐视”,公司证券代码保持不变,仍为“300104”。

据悉,自孙宏斌、梁军掌舵之后,乐视网(一般称“上市体系”)内部既以“新乐视”自称,以区别于贾跃亭时代的乐视,同时和贾跃亭依旧掌控的乐视(一般称为“非上市体系”)实施切割。

事实上,早在2017年初我既预测,未来的乐视将一分为二,一个是贾跃亭的乐视,一个是孙宏斌的乐视。今天,两个乐视已然割裂,且渐行渐远。

与贾跃亭和贾跃亭领导的乐视切割,成为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拯救乐视上市体系的最重要策略,而改名被孙宏斌认为是最有效的切割办法。

两个乐视体系当真有那么好切割?乐视会因为前面加一个“新”字而获得新生?

显然,几乎所有人都低估了乐视问题的严重性。

一个看得见的事实是,乐视上市体系进入孙宏斌时代至今,不管经营业绩还是产品战略,公众都没有看到乐视发生实质性改变;所谓的乐视“变了”,依旧停留在乐视网管理层头口上。

且看两个事实:

一,2017上半年,新乐视实现营业总收入55.79亿元,同比减少44.56%;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为-6.37亿元,同比大幅降低323.91%。

二,作为乐视上市体系最优秀资产的乐视电视,今年的“919超级电视日”前后销量惨淡,周线上销量甚至没能进入前10名,排名甚至在暴风之下。

所谓“切割”有两层含义:一是两个乐视关联交易的物理切割,二是公众对两个乐视的认知切割。前者稍易,后者尤难,让公众建立“此乐视非彼乐视”的观念需要很长很长时间。

事实上,两个乐视物理层面的切割推进得也相当缓慢,可见当初贾跃亭以“生态化反”为名在各个产业板块之间的资金倒腾有多严重!怪不得人们一直怀疑:过去7年乐视网的所谓盈利,很可能是财务处理的技巧而已。

内部切割尚且如此之难,让公众建立“新乐视”的观念就更不容易了。事实上,公众对两个乐视的信心皆已丧失得所剩无几。

孙宏斌的确在推进乐视上市体系的变革,但总体看还是力度太小,且首鼠两端,既想继承老乐视沉淀下来的有形、无形资产,又不想被老乐视各种负面信息及债务拖累,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。

在我看来,孙宏斌主导的上市体系和贾跃亭主导的非上市体系,从经营理念层面看并无本质区别。止于目前,我们仍未看到新乐视的核心竞争力究竟是什么,其“家庭大屏娱乐平台”的定位,压根儿就是彩电企业几年前吃剩下的残羹冷饭,了无新意。

2

改名可以改运,和街头算命先生何异?

“新乐视”看起来更像乐视网管理层的情绪取向(不愿让人联想起创始人贾跃亭)而非既成的事实。

新乐视并不“新”,在如下四个方面,新乐视依旧无实质性改变:

科技要闻更多>>
宇宙探索更多>>
动物世界更多>>
栏目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