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移动互联 > > 正文

日本的妈妈是如何回答孩子色情提问的?

信息来源:科技资讯 文章作者:科学技术网 发布日期: 2018-04-25 阅读次数:

日本的规则,是否就是世界的非规则?日本的常识,是否就是世界的非常识?

或者,日本的规则,就是世界的规则? 日本的常识,就是世界的常识?

再或者,将上述逻辑设问转换成如下的文本设问:

从战败的废墟上走出来的日本,在亚洲率先实现了现代化,整个社会居然没有出现大的动荡,社会秩序也居然能保持稳定。这是为什么?这个奇迹又是如何发生的?

人们在惊奇中叹服,在叹服中惊奇。要知道这是多少个国家,多少位政治家正在梦寐以求的发展模式:尽可能的少花代价,最好不花代价,就能将贫困赶走将国民素质提高将文明度提升。到那个时候,国民们会惊喜:太阳真的是照在宫殿上也照在阴沟里了,月亮真的是升在山顶上也升在杂木林上了。因为在这之前,太阳只照在宫殿上,月亮只升在山顶上。

是的,当我们再度省思这个问题的时候,眼前跳出的是几年前热播剧《半泽直树》中的树脂螺丝钉的形象。不要小看这颗永不生锈,能抵挡300度高温的树脂螺丝钉,它象征了日本这个国家的品格和技术。

是的,当我们再度省思这个问题的时候,会想起福泽渝吉说过的一句话:只要我的庆应义塾存在一天,日本就永远站在文明世界的行列。

看来,越是对日本作持续性的观察与思考,越是对这个意向抱有更加的清晰度:在我们这里或挥霍或丢弃或不屑一顾的文明碎片,这个国度的人将其弯腰捡起,细心地珍藏在心灵的深处,然后将其拼接成一个完整的文明图式:他们在他们的新鲜清纯的山水精气中,他们在他们的难以捉摸的幽暗的物影中,他们在他们的阴湿雾气的灯火中,铸打着他们的灵性,孕育着他们的风雅,编织着他们的神秘。

今天,几乎没有一个日本人自视为为儒教徒,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,几乎所有日本人都是儒教徒;今天,几乎没有一个日本政治家宣布这个国家是在搞社会主义,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,日本展示的就是一幅社会主义全景图式。

某种意义上说,日本展示的就是一幅社会主义全景图式

写过《邓小平传》的美国著名学者傅高义,在上世纪70年代写《日本第一》的畅销书。这位东亚研究专家在书中得出这样的结论:“日本之所以会成功,并非来自传统的国民性,古已有之的美德,而是来自于日本独特的组织能力,措施和精心计划。”对此笔者是有疑问的。

措施和精心计划从何而来?而这些措施与计划为什么又能达成?还不是与人的素质有关吗?还不是文明的天性使然吗?这之间的关系怎么能割舍呢?如果一旦割舍的话,又何以谈论精心和能力呢?显然这位非常聪明的政治学者是想绕开日本文明天性的问题,直接从经济面切入日本这个高度成长的躯体,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。但问题在于任何事情都不是单一的。在这一点上,傅高义甚至还没有日本的一些学者们来得出色。

堺屋太一,这位学者兼官僚的日本人,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撰写《何谓日本》一书。提醒人们经济只不过是一个国家或者国民自身理想的一个手段,从长远的历史眼光来看,现在日本的繁荣只不过是长期积累的日本文化一瞬间的浅谈的光辉。这里,引人注目的逻辑关联就是繁荣与文化。而文化的长期积淀,诞生的就是新的文明体,所以,繁荣又与文明具有内在的连带关系。

显然,岛国地理的位置决定了日本不可能成为一个统领世界的帝国,也很难引领人类文明。尽管用英语书写《茶之书》的作者冈仓天心早在多少年前就宣称:他从佛教哲学中发现了能称之为东洋普遍原理的东西。为此他将日本称之为“亚洲的博物馆”。显然这是对看得见的毁灭之物所唱的挽歌,表达的是一种无奈的心理补偿。

但是我们若能调整视角重新审视的话,日本这个国家表现出的小确幸,小清新,小而美,还有那善待万事的文明天性以及开启零增长的幸福模式,这些非物质产品必然对世界带来借鉴意义。这又使得任何国家在自身发展模式的讨论和制订中,不得不提及日本研究日本和模仿日本。东洋又一次被赋予傅高义所给与的意义:他们是怎么解决令美国人都头疼的一系列问题的。

日本这个国家的三个关键词:小确幸,小清新,小而美

科技要闻更多>>
宇宙探索更多>>
动物世界更多>>
栏目链接